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壹拾肆


 

 

又是一年秋风来袭,夜晚的温度穿透了薄薄衣衫,冻得人打了一个哆嗦。车子熄了火,安静的停在一幢别墅门口,车里的人从头顶的天窗往外看,依稀能看到小三层窗帘后有隐隐地灯光闪出,他松了一口气,把座椅靠背调到最低,半躺着想心事。

 

和颜末吵架的第三天,颜末回娘家的第二天,陆之昂无家可归的第二天。

 

夫妻拌嘴吵架是常事,尤其是他们这种暴脾气的小夫妻,三天小吵五天大吵。可以为了今天炒菜少放了一勺盐吵一架,也可以为她晚回来一小时再吵一架。争吵似乎占据了他们结婚以来的大多数时间。是不是所有的夫妻都是这样?陆之昂又叹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这车是怎么鬼使神差的开到她家楼下的,只是一路开着,回味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停在这里了。一连两天,陆之昂都觉得自己有些魔障。秋夜的风还是带着刺儿的,他搓着胳膊在车里打着寒噤。

 

 

 

傻蛋,把车窗关上,空调打开啊。

 

颜末在楼上偷摸地开了条缝隙,猥猥琐琐地往楼下望着,小屁股撅得老高,再往下翻翻就能滚下去。一边看着还不解气地骂着,可心里却甜丝丝的。

 

“我说,你心疼就给人下楼送床毯子,在这里偷窥是个什么意思?“

 

“谁偷窥了?颜大壮你说谁偷窥了?!“ 她扯着嗓子往身后喊着,耀武扬威的小表情很绝,”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偷看,OK?“

 

颜大壮吃瘪,抱着亲儿子的小盆子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行,我说不过你,反正你就看着人家在楼下冻死饿死吧!“ 他跺了跺脚,踩着步子往房里走,还不死心地回头刺她道,”生病了我不报销医药费!“

 

“哼,不稀罕。“ 颜末撅噘嘴,往她爹消失地方向做了个鬼脸,转身在台子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看着楼下车里的人。这两天他是不是瘦了,脸都凹下去了,胡渣也出来了,衣服也没原来搭配的好看了……她沾沾自喜起来,陆之昂的生活要是没有颜末该是多么昏天暗地暗无天日啊。

 

她决定原谅他。恩,原谅他。

 

 

 

陆之昂在车子里百无聊赖,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又看看手表,可就是没有上楼的勇气。该怎样跟颜末说呢?说自己前天态度不好所以才会对她嚷嚷?还是工作不顺把情绪带到了家里?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好像没有理由不去跟她道个歉。猛地一拉车门,前脚刚迈出就看到某个小人正站在面前对他笑着。

 

“你…”

“你…”

 

两人默契地开口,又同时停下,也不知道让谁先讲好,只是站在那里无所适从。陆之昂低着头,看着颜末的脚尖,酝酿了好一会才继续开口说道,”你怎么下来了,天冷。“

 

“我不下来你就不上去?恩?“ 她还是摆出了前两天的那副面孔,不冷不热的戳着陆之昂的脊梁骨。

 

“我正准备上去,你不正好就下来了吗。“ 陆之昂讪笑,好脾气地接着她的冷言冷语,就算戳痛了脊梁骨也只好咬牙挺住。他上前一步,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搭在她肩头,又帮她搂了搂衣领,盖得更严实点。

 

一阵风打来,陆之昂面不改色,只是后背凉的很。

 

“刚才不是还打哆嗦吗,怎么现在又把衣服给我了。“ 颜末嘟囔着,面上的冷却掩不了心里的甜。

 

“嗨,我一大男人冷什么,肉糙。“ 他挺挺胸,手抬高握拳,肱二头肌在白衬衣下若隐若现,惹得颜末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可随即也品出了她话里的味儿,狐疑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很冷?说,是不是又偷窥我了!“

 

“我没有!“

 

“你说谎。”

 

“颜大壮可以给我作证,我在楼上睡觉呢!” 她抬起右手放在脸边,四指朝天,信誓旦旦。

 

陆之昂偷笑,也没打算揭穿她偷窥的小把戏,摸了摸刺猬炸起来的小毛,一脸春风得意。

 

“陆之昂,你别得意,我没原谅你。”颜末说着,把身上的外套刮下丢回陆之昂怀里,还不解气继续说,“我,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了!走!”

 

她生气的样子有些可爱,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场合,陆之昂却觉得莫名的开心。颜末转身就走,步子迈得极慢,仿佛就等着陆之昂追上去。他走了三步正好到了她的身后,二话不说把人拦腰抱起,人一惊,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

 

车里突然多了份人气,空气也不冷了,甚至还带着点暧昧的暖流。陆之昂把人往副驾一塞,赶在她打开车门的之前抢先按下了锁门按钮,牢牢地把两人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

 

那是她常坐的位置,靠垫是她喜欢的粉色,坐垫也是她挑了好久才选得最中意的,侧边的小格子里放着她最喜欢的限量版香水,还有一抬眼就能看到车载相册里放着的结婚照片。他们的一切都在这个小空间里,颜末鼻头一酸,靠着椅背不说话。

 

“哔”地一声,陆之昂把空调打开,顺手把手里的西装搭在她小腿上,转头望着窗外也没有说话。

 

星光顺着空气的轨迹落在地球上,可是它依旧是高高在上,只当它不被云层遮挡的时候才能显在人眼前。颜末揉揉眼睛,很想把眼前的云雾扫开,把陆之昂这颗遥远的星星拉到自己身边。

 

 

“对不起...”良久之后,陆之昂发声,有些疲惫的沙哑,也可能是被秋风冻着了。他顿了顿继续说着“那天是我不好,不该对你发脾气的。我错了。”

 

颜末以为自己听错了,居然破天荒的从陆之昂那里听到了“对不起”和“我错了”这六个字。她不可置信的转头,欲言又止。

 

“如果你还不想回家,就先在这里住着,我每天都过来看你好不好?”

 

这么近的距离,他下颚上的胡渣看得清楚。颜末还是没有出声,只是望着他。

 

“这几天你在公司也不怎么出来,也不知道你吃的好不好。咳…”他咳了一声。

 

“陆之昂你混蛋!”颜末的情绪开闸,往外倾泻着。她抽出身后的抱枕往陆之昂身上打去,“你,你以为说两句好话我就原谅你了?我活该被你吼啊,陆之昂你没良心!”

 

他接着她的抱枕攻击,任她打乱了发型也不在意,抬手胡乱地揩揩她委屈的眼泪,很是无奈。

 

“颜末。” 他喊了两声才让她勉强平静下来,撑着她的肩膀扶好,把散在两边的碎发挽回耳后,“我发誓再也不吼你了,真的。”

 

“真的?”

 

“真的,我发誓。” 他举起四个手指朝天,比她刚刚的信誓旦旦要严肃许多,“要是我没做到,就让我…”

 

“就让你一辈子见不到傅小司!”

 

“喂,你这个也太毒了吧!”

 

颜末破涕为笑,吸溜着鼻涕,把陆之昂的西装拿起来擦擦眼泪。

 

“欸,我西装…”

 

“怎么,舍不得?”

 

“您用,您用。”

 

婚姻是一本摊开的书,谱好两人最美的篇章,也把苦难随意地插在其中。他们无法逃避,也不能跳过那一页翻到另一张,只能顺着读下去,慢慢地从这本书里获得感悟,体会心得。酸甜苦辣总要各尝一遍才好。

 

 

“走吧。”

 

“去哪?“

 

“回家。“

 



 


评论(19)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