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壹拾陆

ooc人物出场。。颜末绝杀篇







 

 

颜末在公司门口看到舒哲的时候浑身冰凉,背后虚汗浸透了薄薄的衣襟,她脸色发白,浑身都使不上力气。陆之昂站在身侧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一只手关切地放在她额上试了试温度。还好,不烧。

 

“你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家。”

 

她侧过身去避开了陆之昂伸过来的那只手,想赶在舒哲和颜大壮一行人过来之前先离开。可是,往往步伐跟不上思想的速度,还未踏出一步身后熟悉的声音已经响起,“颜经理,陆经理,等一下。”

 

颜大壮正经的音调即出,颜末心里咯噔一下,背对着他们的那个方向迟迟没有回头。陆之昂扭头看了她眼,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要不跟你爸说声,今天早点下班?恩?”

 

“不用。”颜末咽下梗在胸口的一股气,仿佛在跟自己打气一般,抬手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对陆之昂露了个笑。

 

转身,一步总是很难转过的弯道,承载着好多年来的思念和彷徨。明明是已经藏在最深处的小盒子里,慢慢地看着它生锈,直到她忘了所有的那一天,小盒子突然自己打开,把往事曝光。一道伤疤再次被太阳完完全全地灼伤,她觉得有些疼。

 

“介绍一下,营销部颜总,陆总。这位是我们立通新签的歌手,舒哲。“

 

“你好,舒哲。“

“你好,陆之昂。“

 

陆之昂公事公办的伸手,轻握了下又马上放了下来。见颜末发愣,用小手指勾勾她的手心,”喂——”

 

她回神,笑了笑也不再犹豫,握上了那双早已等候多时的大手,“你好,颜末。” 

 

一如他第一次见她的模样,自信高傲,低着头问他,“我是颜末,你是谁。” 他揉着眼睛,看着这个逆在光影里的人,自卑的情绪不自然地流露出来,“舒哲,我叫舒哲。” 就算很多年过去,他依然记得。

 

“舒哲,我叫舒哲。”

 

 

 

 

 

雨滴答下着,车窗外的世界已经盖上了一层雨纱,朦朦胧胧地扰人视线。陆之昂有些忐忑,他放慢了速度,让轮胎和淋湿的地面渐渐磨合。他侧头看了眼窝在副座里发呆的人,酝酿了好久终于把心里的疑问问出口。

“你们是不是认识?“他放轻了声音,指间点着方向盘等她的回答。

“不认识。”

“我还没有说是谁。“

她望着他,若有所思,随即又转头看车外飘雨,静默了会儿说道:”陆之昂,你喜欢我吗。“ 

性能良好的小跑在雨地里打了飘,陆之昂呼吸开始加速,他一脚踏了刹车,把车弯在路边。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一个急促,一个平缓。

 

“你你你,今天没哪有毛病吧?”陆之昂再伸手探探她的额头,见她对自己揶揄的语句没有任何反应,他心里发虚。

 

“喜欢吗?”她声音难得的平静如水,宛如一汪清泉,石子掷进都是波澜不惊,“应该是不喜欢的。” 

 

她替他做了回答。

 

陆之昂目光如炬,想从颜末的脸上找出她自哀自怜的原因,“不是,你今天状态很不好?是不是因为…舒哲?”他顿了会,决定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他是你前男友?”

 

“不是。” 

 

陆之昂松了口气,抬手解了领扣,吐出口郁气,“嗨,我就说你眼光不会那么差。”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颜末一字一句,少了平常的伶牙俐齿,多了几分难以言喻。陆之昂刚下的一口气又被提了起来,他扯了个牵强的笑,故作轻松却抑制不住心头的颤动。一起长大,意味着在他与颜末未相识的空白期里,都是这个人陪在她身边。

 

“噢,那你们刚刚还那么正式的介绍。”他握着方向盘,期待着她说出“陆之昂你是不是吃醋了?陆之昂你是不是喜欢我?”,这至少证明“舒哲”在她心里是可以触碰的,已经释怀的。

 

颜末没有,她叹了口气不回答他的话,“陆之昂。” 

 

“嗯?”

 

“你要是觉得跟我在一起很累,我不勉强你。”她委屈巴巴的,眼里氤氲着水汽,眉头撅在一起。

 

他其实想说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快乐的,可到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他不愿意去承认自己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的吵闹,不过现实是,若不抓住当下,就会有另一个人取代他的位置。陆之昂并没有十足的自信,和一个陪伴她很久的人相比。

 

“我,一直想对你说谢谢。”

 

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句“谢谢”?陆之昂很想打自己的嘴巴。

 

颜末了然,苦笑的说,“知道了,不用谢。”她突然觉得好累,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无论她真心实意的付出多少,最后得到的都是一句“谢谢”,然后看着他们毫无歉意的转身离开。人生自是有情痴,只怕她与他之情不关风月,只关尘缘。

 

凭什么要再去惯着这臭男人?凭什么去收他发的好人卡?

 

“我到了,陆之昂,再见。”雨越下越大,一点点的透湿了她,可是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却从头顶通往脚心。

 

“颜末!” 陆之昂一把推开车门,人已经跳上了一辆的士扬长而去。他后悔了,其实他想说,“颜末我喜欢你。”

 

 

 

 

 

陆之昂不自信了。颜末三天没来上班,三天没发短信,三天没接电话,只发了一封邮件,把舒哲见面会的所有工作交给陆之昂就没了后文。他有意无意地跟颜大壮接触,可颜大壮嘴里没有一句是关于颜末的。没有消息应该就是好消息,陆之昂想着却忍不住想跟她打电话。

 

“她小时候因为淋雨得过肺炎,在她妈妈离开的时候。” 陆之昂猛地抬头,舒哲正站在离他一米的地方。他第一次去认真地看这个男人,五官端正,简单的白T下是规矩的浅色牛仔裤,可气质里流露出一股淡淡的疏离。

 

“颜末不喜欢下雨。” 舒哲继续说着,没在意陆之昂肆无忌惮的打量,“敢问陆总,你对颜末了解多少。” 他带着挑衅回应着。

 

陆之昂一顿,不知道如何去回答他的问题。回答他颜末喜欢吃糖醋小排,喜欢买包吗?还是回答她为人仗义善良?可这都好像不是真正的颜末,那个隐藏在大大咧咧下的人,他好像从来没有去挖掘过。

 

“我不觉得我没有优势,就算曾经我因为自卑而离开她,可现在的我已经光芒万丈。所以,陆总…“舒哲凑近到陆之昂耳边,两个身形相近的男人对立站着,都带着不善的眼光,”我会重新追颜末,让她回到我身边。“

 

一瞬间里,陆之昂就觉得颜末离她越来越远。他抓不住她的胳膊,也摸不到她的脸颊,好像一股力量在压迫着把他们拉开。那是一种心爱的娃娃被剥夺的恐惧,陆之昂居然有些怕了,他不想去承担没有颜末在身边的后果,也不想看到她在另一人的怀抱里。

 

陆之昂,承认吧,你就是吃醋了,你就是害怕了。

 

 

 

 

 

 

 

客厅里飘来一阵熟悉的香味,是糖醋小排?颜末从床上爬起来,睡得昏天暗地的早就饥肠辘辘。把头上的去热帖撕下,又粘了张新的贴上。自那天淋了点雨,她有些咳嗽,紧接着就是感冒发烧,连发声都困难。关了手机,在床上躺了三天,也想了三天,想着和陆之昂的点点滴滴。

 

笈着拖鞋下楼,香味越来越浓。她喊了声”颜大壮“却没有回应,奇怪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看见一个黑色衬衣的瘦高男人正在炉灶前捣鼓,他动作熟练,一招一式都是大厨风范。这个背影是颜末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为她做了三年糖醋小排的人是怎么都忘不掉,眼前突然就起雾了。

 

“陆之昂。“

 

背对着她的人背脊一僵,手上的动作停滞,锅里的小排还滋滋地冒着响。

 

“陆之昂。“ 她又喊了他一遍,声音沙哑,”糖醋小排好了吗?我饿了。“

 

每次做糖醋小排,颜末都很猴急,隔几分钟就问陆之昂’糖醋小排好了吗?我饿了“。陆之昂被问烦了,就从锅里给她捞出一块,把喋喋不休地小嘴堵上。好像这已经成了习惯,这次也不例外,他拿起小碗添了一块排骨在碗里,转身走到她面前。

 

“尝尝。“ 他话语温柔,替她把肉从小排上刮下。颜末望着他,一高一矮的身影在地上拉得极长。她拿过碗,狼吞虎咽地把小排吞下,眼角的雾气也一齐下来。

 

陆之昂抬手摸摸她的脑袋,把睡到乱糟糟的发型捣得更乱。他笑了笑,”跟你在一起是挺累的,都是我做饭,你只知道吃。“

 

颜末瞪了他一眼,把空碗掷到他怀里,转身在沙发里挑了好位置坐下。陆之昂也挨着她坐下,一脸笑意,“熟了吗?“

 

“恩。“ 她点点头,”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呗。“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

 

“戚——“

 

 窗外星点的灯光照进来,静悄悄地把屋里染昏暗。她的脸躲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陆之昂手心有汗,忐忑不安。

 

“以后下雨天记得带伞。“

 

“恩。“

 

“记得每天都给我打个电话。“

 

“恩。“

 

”记得…记得你还喜欢我。“ 陆之昂红了脸,声音小如蚊蝇。

 

“你说什么?“ 她把脸凑了过来,鼻尖的十厘米。

 

“记得你还喜欢我!“ 他大声的喊住这句后,逃也似地起身走开,耳朵上的殷红总是出卖了他的悸动。

 

颜末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一抹甜笑在心里滑开。“陆之昂,你是不是要跟我告白?“

 

那人没有回应,可是她也知道答案了。有些人的喜欢就是难以出口,但不妨碍他喜欢她的事实,也许他的陪伴守候就是最美的告白。

 

“颜末。“ 陆之昂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回头,表情严肃,”你要是敢单独见舒哲你就死定了!“

 

“遵命——!”

 

你原来的生活我没有参与,但是以后的日子却不能没有我。我给你画地为牢,把你圈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你只用躲在我的身后,不见风雨。








晚安


评论(47)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