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壹拾柒

 

 





“你最怀念的东西是什么?”

 

“我最怀念——” 他拖了长音,暂时停顿,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你要是敢说是…”气愤地把汤匙往圆西瓜里一掷,鲜红的水汁儿溅了一身,连忙抬起手来,吮了吮手背上的汁儿,咂咂嘴。

 

陆之昂一脸嫌弃,转身抽了纸巾塞在她手里,临了还不忘加一句,“恶不恶心。”

 

“略~” 她做了个鬼脸,再把西瓜里的汤勺捡起来,舀了一勺往陆之昂的嘴边送,“张嘴,啊——” 陆之昂抵不住,老老实实地就她的手吞下西瓜,夏天的甜味贴在味蕾上。他含着一口汁水,慢慢从沙发上起身,看着窗外小院下的烈日阳光,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回到了过去——那个少年强说愁的年代。

 

“如果说最怀念,” 他猛地回头,眼神坚定,指着后院那扇紧闭的木门。颜末不解,顺着他手势的方向看去,只有阳光,草地还有门。

 

“等等等等,你怀念关小黑屋?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啊~…疼疼…“ 果不其然,脑门上开了一记爆栗,颜末揉着额头望着他冒黑线的脸,撅了噘嘴,”那你讲清楚嘛!“

 

陆之昂吃瘪,跟颜末煽情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他推开后门,拉着她的手走到小木屋的门口。黑色的木屋,墨绿的小窗户,墙上还爬着捆石龙,郁郁葱葱地把小屋罩在绿色里。颜末走到窗子前,猫着腰往里面望着,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开门啊。“ 

 

“钥匙不是在你那里吗?“陆之昂双臂张开,仰头感受着三四十度的阳光打在身上。

 

“哦。“ 她左翻翻右看看,把陆之昂的口袋也摸了一遍,”我钥匙呢?“

 

“啧——“陆之昂翻了个白眼,”叫你管家真的白瞎啊。“ 说着走到木屋的门毯前,掀开黑乎乎的垫子,果不其然,一把生锈的铁钥匙正躺在土里。他很是嘚瑟,拿着钥匙在颜末面前晃了两下。

 

“臭。屁。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嘛?” 气温渐渐升高,人的情绪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你着什么急,马上!” 钥匙插进锁眼,密丝合缝地转动,吧嗒一响,那个承载着陆之昂最怀念的东西马上就要映入眼前。颜末瞪直了眼睛,往黑屋子里张望,她很想去了解属于他的‘秘密’,只是他的。

 

小门后面是一个宽敞的‘世界’,只有厚厚的灰尘和一辆已经掉漆的自行车。陆之昂弹弹肩上落得灰,走到屋里仔细看这辆陪着自己走过青春的车。还记得骑着它在小区里和傅小司比赛,他们呼啸而过,羊肠小道上的灰尘飞扬。他带着它走过很多地方,好像就是青春走过的一点点狭窄的路,细细轮胎上留下的是它多年陪伴的功勋章。

 

“原来就是辆自行车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颜末跟着他进来,原以为是件什么大宝贝,却没想到是多少年都没碰过的自行车。她有些失落。

 

陆之昂无奈地叹口气,踢开支架把车推到院里,老旧的车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该上点油了。来,试试!” 他拍开座椅上的灰,指了指颜末。

 

“我?我不会……” 颜末摆摆手。

 

“我看你除了会吃其他的什么都不会了。“ 陆之昂虽然埋汰她,却牵起她的一只手搭在龙头上。他扶着她的胳膊把人抬到了坐垫上,笼头一耸一耸地打晃,颜末怕得很。

 

“陆之昂你千万别放手啊!“

 

高大的男式车在草地上歪歪扭扭,蛇形爬过的路面留下深浅的印子。陆之昂一手替她扶着笼头,一手拦住她的腰,两人的影子重叠在夏日的午后。一不留神,她似乎就无意识地走进他过去的岁月里,手上握住的重量感和腰上的负重感把她按在陆之昂的青春里。

 

“你别慌啊,慢点。“ 颜末踩着踏板,努力地保持平衡。陆之昂慢慢地脱手,让她自己起步。

 

他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颜末是除了自己之外,第一个骑这辆车的人。多少年来,自己霸据着笼头,在小小的领地里挥洒着汗水,让它沾染了自己的气息。突然,来了一个小小的人,陆之昂有了想分享这天地的冲动,当然,他也这样做了,让另一个人的味道和他一起留在这里。

 

车上的人一步一步地踩着,小心地控制速度,渐渐地它跑起来了,脱离了陆之昂的控制,在一片新天地里驰骋。

 

“陆之昂!你看,我会骑了!我聪明吧!” 

 

“聪明,厉害。” 他长腿一伸跨坐在后椅上,环住她的腰,开始耍起无赖,“你都这么厉害了,带我一起走呗。”

 

“哼,谁怕谁!嘿——” 颜末下了死力气却怎么都踩不动踏板,自行车宛如在地上生了根般,纹丝不动,“陆之昂,你把你的脚抬起来!”

 

陆之昂无辜地把两条腿抬高,任颜末的小短腿在踏板上蹬来蹬去。他索性再帮她一把,趁不注意的时候在地上滑了两滑。

 

“动了动了!” 

 

两轮的小车在地上摩擦,前座上的女孩死命蹬车,后座的男孩坏笑不已。笼头晃来晃去,不平稳地跑着。阳光正盛,落在他们的脸颊肩头,把他们最甜蜜的小幸福大方地展现出来。

 

“陆之昂,你是第一个敢坐我自行车的人!” 颜末迎着风喊着,热浪阵阵,连说的话喘的气都是热的。

 

“呵,看来大家都知道坐你的车要命。”

 

一记急刹车来的刚好,把嘴坏的人从车上抖了下来。

 

“你说实话,原来有没有人坐过你的车后座?” 颜末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问的颇不怀好意。她仰着脑袋,撅着小嘴,那样子仿佛是如果有人坐了她就要去跟人打一架。

 

陆之昂托腮假装沉思着,又忍不住想逗她,扳着手指头数起来,“那可多了,什么立夏,七七,遇见,傅小司,还有什么……”他真的在后面列了一大串名字。

 

“啊——!陆之昂,你变态,你水性杨花!” 一连串的小粉拳打在他身上,不疼反倒像按摩。陆之昂叉腰大笑,眼泪都快下来了,可真是不禁逗啊。他包着她不安分地小手,把人提溜到后座,自己跨过车架,一屁股坐在垫子上。

 

“准备好了?冲啦!” 他向后问道,嘴角仍是合不住的笑意。

 

突然加速,颜末还没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环住他的腰,抱得紧紧地。陆之昂低头瞥了眼,笑意拉得更大,脚下也加了速度。两轮小车在绿道上跑着,迎着头顶烈日,迎着阵阵热浪。他仿佛还是那个十七八的少年,一套校服一个背包走天下。带着自己心仪的女生在小道上享受着风,任背后的汗浸湿衣襟,让她隔着距离感受着青春的热量。

 

颜末,我要是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不然我的自行车后座也不会空了这么久,陆之昂抬头看了眼太阳,想着。

 

 

“就你一个。“

 

“什么就我一个。“

 

“我的车后座只坐过你一个人,以后也是。“

 

 


我怀念青春,是一个希望有你的青春


评论(3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