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壹拾玖

 【这是一场灵魂对话。。。希望能看懂】








 

头顶昏暗的吊灯在风里打转,街角咖啡店里迷醉的香味熏得人昏昏欲睡。等了一天的晚归客人总在店主精神不振的时候到来,高跟沉重的踩在木质地板上,嘎吱地响声很是提神。

 

“老板,一杯拿铁哦。”

 

“拿铁喝完了可以不用睡了。” 老板很无奈的打开机器,从货架上拿出一包咖啡豆往里倒,嘴上也不闲着。

 

“你怎么跟他说一样的话,真扫兴…”瘫在高脚凳上的人小声嘟哝着,从包里胡乱的把手机翻出来,屏幕上的笑脸正对着她。手指戳上那张脸,咬牙切齿的把他骂了一遍。

 

“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 香浓的咖啡盛在骨瓷小杯里,都市夜晚的繁华和寂静一起也埋在了里面,”又吵架了?“

 

“没有——好吧,我离家出走了。“ 

 

“噢。” 他饶有兴致,指尖翘着桌角打出了旋律,“你不回去他会到处找你的。”

 

“他?”女孩的声音有些夸张,猛灌了一口咖啡却烫的自己一缩,“他宁愿相信别人都不愿意相信我,我丢了他不是更开心?” 她赌气,高跟鞋踢在木板上哒哒地响着。

 

老板坐在吧台后面,高高竖起地咖啡机挡住了视线,女孩看不真切只觉得老板的声音很是好听,“也许他只是相信他自己看到的东西。”

 

“嚯,你们男的都是这个想法。”

 

一声轻笑从吧台的黑色小天地里溜出来,带着些意味深长却并不故作高深,“那是我二十年前的想法。”

 

“那现在呢?” 女孩问着,这个人倒是很有趣。

 

“现在——” 他顿了顿,点了支烟,“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

 

“咯咯咯…”女孩毫无保留地放声大笑起来,她微微支起身子想从昏暗的灯影里看到他的样子。二十年前?那老板现在少说也快五十了吧。

 

“恩…他可没你这个觉悟,他只知道我说的都是错的,别人说的都是对的。”

 

一缕烟顺着往吊灯上飞去,再一阵风扫过散在空气里。女孩咳嗽了两声,很明显并不适应这呛人的烟味儿。老板没有说话,只是把火星按在烟灰缸里。

 

“是你先追的他吧。“ 这是一个肯定句。

 

“恩。“ 女孩点头,望着空荡的门口发呆,”留学的时候认识的,我总去他家蹭饭。“

 

“他手艺肯定不错。“

 

“那是当然。“她有些骄傲,声音高了八度,”他的糖醋小排做的可好吃了,我一次可以吃一盘!“

 

“盘子都能舔干净吧。“ 他隔着高台都能感受到女生的开心。

 

“那肯定。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喜欢我,只有我追着他到处跑,就连他回国的时候都没跟我说。“ 她抱着自己的胳膊缩在高脚椅上,有些忧伤。

 

好像因为一个人,她的开心和忧郁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上一秒还是开怀大笑,下一秒就是愁容满面。

 

“也许他是害怕跟你说再见呢?“

 

“他那个时候又不喜欢我。“

 

“可能只是深陷其中但自己却不知道吧。“ 老板轻叹了口气,手里打火机的火光忽闪忽闪的,或明或暗。

 

“后来我追了回去当了他的领导,想和他并肩作战——“

 

“你一定也没告诉他你要回去了。“ 他打断她的话,语气里带着揶揄,”他会被你吓死的。“

 

“的确是惊吓。“ 女孩嘟嘴笑了笑,可有些苦涩,”不是惊喜。“

 

“后来呢?“ 咖啡渐冷,他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推出来。

 

“后来我们一起工作,好像大家都在慢慢成长。他从一个楞头小子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男人,而我也从懵懂无知变得明白事理。“

 

“那很好啊。“ 他点点头,望着头顶被风吹转的吊灯,“他跟你表白了吗?”

 

片刻的沉默,女孩酝酿了会才开口说道,“没有。他做了所有男朋友该做的事情,可从来没承认过是我的男朋友,也没说过喜欢我。”

 

一鼓作气地把一段话说了出来,她觉得口感把热水灌了下去,喉咙管烫的生疼,眼眶里的水气在打转。

 

老板没有说话,他好像在回忆着什么,又好像有什么话梗在心口说不出来,“我想他是喜欢你的。”

 

“那他为什么不跟我告白?这句话有这么难说吗?”女孩的情绪激动起来,声音里有哽咽。

 

“不是难说,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在你的面前。当然——”他居然笑起来,“这是最幼稚的想法。他还没有成熟到成为一个敢担当的人。”

 

“你倒是挺会为他辩解的。”

 

女孩吸了吸鼻涕,看着咖啡店外的世界布满了乌云,几滴雨水打在门前,“下雨了。”

 

“恩。你还不回去吗?”

 

“不回。”她很坚决,似乎就赖定在这家小店里了。老板无奈地笑笑,抬手按下了音箱开关,舒缓的琴声流淌在两人间。

 

“那你们后来怎么在一起了?”

 

“他…他坐牢了。”琴声突然转急,把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三年,我等了三年,出来后他跟我求婚了。”

 

“你真的很爱他,不过刚好他也很爱你。”

 

女孩笑起来,问道,“何以见得他也很爱我?”

 

“你准备好了一切,但还是他先开口的不是吗?”一曲结束,尾音还带着颤儿在空气里绕着,他继续说着,“他已经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了,你很幸运。”

 

那场求婚她准备好了一切,她以为他没有勇气,所以宁愿自己去当那个开拓者。好在,他懂。

 

“谢谢。”

 

 

 

一场雷雨散尽了阴郁,有人负雨前来,满脸焦急。女孩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犹豫地扑到那人怀里,把刚刚的眼泪鼻涕擦了他一身。她转身往吧台的那个方向看去,老板依旧坐在他的一方天地里。

 

“我叫颜末,交个朋友?” 一记爆栗在脑门炸开,女孩揉着脑袋,“陆之昂,你下手怎么这么重!”

 

“谁让你讲话这么轻浮?!”

 

“哼,我不过就交个朋友嘛。”

 

“嗤…”

 

两人的声音由近既远,渐渐消失在雨夜里。吧台后面的人终于起身,站在光和影里,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露出了笑容。

 

应该庆幸,时光未老。

 

 






完结倒计时 

 

 

 

 


评论(3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