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完结




 

001.

梦醒


一睁眼又看到上铺发黑的木板,老旧的高低床在深夜里翻滚出声响。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在凌晨醒来,恍惚地在梦境里走出了这四角天地,遨游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里有家,有亲人,有朋友,还有最珍惜的爱人。

 

他撑着床板起来,蜷缩在床角,看着上铺床板发呆。黑夜中的眼睛明亮,在尺寸方圆间闪着光。

 

多好,在梦里就跟你过了一生。

 

当朝阳再一次透露厚重的窗帘直到眼前,陆之昂终于是感到有些疲惫了。起床号紧接而来,他无奈,只能按部就班地扣上衣扣,叠好床铺。一切都是麻木的,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重复。他开始期待,期待熄灯号的到来,那样就又可以在梦里飞出桎梏,到她身边。

 

 

002.

有多久没见过围墙外的天空了?当踏出那一步的时候还是被阳光刺了眼睛。一层薄雾嵌在眼中,他努力地转了几转才忍住不让薄雾化作水。脚步是沉重的,宛如挂上了千斤锤一般挪不动步。

 

是她先忍不住了,冲上来在他身上拼命拍打,好像要把这些年来的所有怨念发泄干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伸出手把那个魂牵梦萦地人搂在怀里。有瞬间的不真实感,可手下的温润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终于又站在了她面前。

 

“颜末…”

 

“陆之昂,你以为我的青春有防腐剂是不是?我都快过期了。”

 

两人笑着,把心里的想念加在了臂膀的力量上,牢牢套住来之不易的幸福。多好,我又重新站在你面前。

 

 

003.

回家的路很漫长,他们手牵着手,没有多余的言语,相互看着就安心。初秋夜晚的丝丝凉气正氤氲着,隔着薄薄的布料浸入皮肤。颜末打了一个哆嗦,小小的肩膀在空气里抖着,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站定。

 

“陆之昂,欢迎回家。” 她伸出手,一把钥匙正在掌间。灯下的人目光闪烁,心里的忐忑一览无余。

 

高高地帽檐遮住他的眼神流转,嗓子有些哑,“谢谢。” 抬手拿出了那串钥匙塞在手心里,压出几道红痕。

 

“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你送我的那条樱花项链…”她吸了吸鼻子,红了眼眶,”它还有个配套的…”

 

“颜末…”他沉声打断,把她呼之欲出的那句话卡在那里,不知道是吞下好还是吐出来。搂过她的肩头,把人在怀里固定好,“先回家吧,我快冷死了。”

 

颜末笑了笑,回揽住他的腰,三年未触及到的体温让她觉得手下滚烫。颜末和陆之昂之间从不该是这样小心翼翼的,只是当对方在自己生命里的分量更重时,才会知道珍惜。

 

 

004.

有了彼此的温度,秋夜不再萧瑟。一盏小灯亮在漆黑里,把晦暗的角落照亮。颜末坐在沙发里,望着房间的主人检阅自己的天地。打开一扇柜门,里面齐齐整整地放着衬衣,从亮色到暗色,都是井然有序。他回头对她笑了笑,再打开另一扇门,映入眼帘的却是她胡乱塞着的衣物。

 

小人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柜子前拦住他的视线,“我平时都很干净的!” 她着急地争辩着,生怕他不信。

 

“我知道,你这是乱世英雄嘛。” 他点点头,脸上浮着笑意。

 

“你去洗澡!别看了。” 把人往浴室的方向推去,自己却烧红了耳朵。

 

房间里的一分一毫都是他离开前的模样,只在不起眼的地方留下了她的味道。看得出来她一直都住在这里,为他守着这方圆之地。

 

“颜末。”

 

“干嘛。” 她半个身子埋在衣柜里收拾着,声音闷闷地。

 

“谢谢。” 

 

 

005.

热水淅淅沥沥地打在身上,有种很久未有的畅快感,他放轻了动作听着外面的动静,却连星点的声音都没有。吸干身上的水渍,套着居家服出来,小小的一个人已经躺在床上酣睡。

 

床头暖光打在她的脸上,陆之昂的心忽然就软了下来。好像多年来渴求的就是这一刻,有她,有家。他坐在沙发的一角望着,不再蜷缩无助。望着望着,眼睛有些发酸,他不知道这个肩膀瘦弱的女人在自己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经受过什么,没有他的保护,她会过得好吗?

 

脚不听使唤的走到她身边,坐在床沿边。隐隐约约地听到她在呢喃,声音很轻很轻。陆之昂不敢确定颜末口中喊得那个名字就是自己,还是“求求你们原谅他”。那个‘他’又是谁?抬手把额前的碎发拢好,犹豫了会却还是把唇印在她的额上,微凉的唇碰上滚烫的肌肤,烫到陆之昂的心里。

 

 

006.

陆之昂是绅士的,他拿了被子躺在沙发上,一抬头是单色的天花板。家的空间远比监狱的几尺天地要宽阔许多,没有上下铺的拥挤,没有止不休的胡噜声,更没有彻夜不眠的思念。

 

一米之隔的地方躺着是他最牵挂的,没来由的心安和疲倦一起袭来,他满足的闭上眼睛,享受片刻的宁静。今夜应该不是梦,她就真真切切的在身边,不管何时醒来,第一眼都能把她放在眼里。

 

脚边的泡沫垫陷下,紧接着身侧的那块也承受了重量,一个粉色的身影躺在了自己身边,手搭在胸口上,呼出的热气散在颈边。陆之昂不敢侧头,只能僵硬地躺着,脉搏加快。

 

她靠着他,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的侧颜。好像每多看一眼,就能把他在心里多刻下一分。明明是睡着的,可突然惊醒,还在问自己是不是做梦。空气里多出来的那个味道,应该是他。轻轻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见没有反应,又大胆地在他唇上点了点。

 

“陆之昂,你真能睡。”

 

“陆之昂,看太阳出来了。”

 

“陆之昂,我饿了。”

 

被窝下的脑袋拱来拱去,很不安分。狭窄的沙发里是两个人的重量,旁边的床倒显得空荡。她抓着他的胳膊,把脸贴到颈边,拿鼻头蹭着他,一阵酥痒。

 

 

007.

他的假寐并不成功,还没等颜末强攻就缴械投降。很无奈地抓住扣在胸口的不安分小手,把脸撇在一边拉开距离。不否认,身上慢慢开始燥热,久违的悸动在心里蒸腾。

 

“陆之昂,你躲我。” 她娇嗔的声音还在耳畔,激得他一颤,从耳根子红到了脖子。

 

“我,我没有。”

 

“那你睡过来一点。” 她却自己主动的往他的方向靠去,把头枕在他臂膀上。

 

窗帘里透出了点光,撒在纯色的被单上,有一瞬间的安静相守。她的肌肤滚烫,连带着他的心也烫起来。陆之昂咽了口口水,终于把脸转向了她,把她的模样映在脑里。

 

甚至连一秒都不敢多呆,陆之昂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做出什么。理智告诉自己应该马上起身离开,但身体确是千般重。

 

 

008.

满鼻的馨香,满怀的温软,陆之昂心猿意马了。等了三年,一千多个日夜,每当午夜梦醒,都会在恍惚间看到这个小身影躺在身边,她或低吟,或辗转。

 

颜末没有离去的意思,也心知肚明他身体的变化,只是望着他的眼睛等待。

 

“颜末,回床上去睡吧。” 他声音好低,明显在克制着什么。

 

“陆之昂你混蛋。“ 一如她骂他的样子,但这次是平静如水。就好像在陈述一句话,没有标点,没有波折。这并不是她想等到的。

 

可怕的沉默。

 

“我怕你会后悔。“ 想了良久,他终于回答道。

 

仿佛鱼儿回水,她得了氧气终于能在狭窄的空间里缓上一口气。微微倾身,在他嘴边点了一下,”我不后悔。“ 

 

三年已经等来,我只后悔没有早点和你在一起。

 

 

009.

黑夜里辗转反侧,满室旖旎。两只等待良久的灵魂纠缠一起,在另一个美妙的世界里翻腾。他们没有保留,只是相互索取着,相互探寻着。

 

他的手抚摸过她每一寸肌肤,手心里的颤抖带着那具身躯走向高潮。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让利剑突破重围,在白纸上盖下自己的印章。她很敏感,一阵阵的颤栗眩晕不断,嘴唇扫过他的面颊,到了脖颈,寸寸下移。

 

两条水里翻滚的鱼儿,打起了浪花。他的利剑早已备好,找到他该去的丛林,低吼一声杀出自己的天地。她痛得惊叫,咬住他的肩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扶着她的后背,给她传输最大的安慰。又是漫长的等待,等着丛林里的天地适应利剑的冲刺,他们相拥在一起,像具连体婴儿般难分开。

 

她好像终于适应了,不安地动了动,连带着他的魂儿都要飞出来,强忍着汗水搂着,小幅度地动起来。他总怕伤了她,抓着她的一只手按在胸前,任指尖抠入皮肤。

 

喘不上的窒息感带她入了高潮,鱼儿脱了禁锢在空气里大口大口的喘气。突然离去的重量让心头一空,她不解地望着他,眼中带着些许渴望。

 

“我会对你负责的。“ 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情欲里的沙哑。半搂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轻轻地拍。

 

“陆之昂…”

 

“颜末,嫁给我好吗?“ 相拥而泣的画面总是唯美却也煽情,来不及合上的衣领还有来不及抹去的水渍都显示着他们的合二为一。

 

“好。“ 

 

他们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不再害怕黑夜里的梦境,就算午夜梦醒,身边也还有一个你。

 

 

010.

“我在梦里和你过了一辈子呢。“

 





陆遥知末力   完

---------------------------------------------------------

一个月,20篇,接近六万字的底稿都是我一字一字打在文档里的。很少为一对cp连续写文这么久,可能是真的觉得他们值得我付出时间去讲述他们的故事。

【陆遥知末力】里有幻想他们的婚后生活,也有我想要填补的剧里留下的遗憾,笔力实在有限,很多画面没法描绘的尽善尽美,但我也在尽力一试。

如果有多余的时间我会填番外的,时间待定哦。

感谢一起走来的小伙伴,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感谢支持。


 


评论(67)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