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陆遥知末力 补番

原本这一节是【陆遥知末力】的第十九章的,但是当时实在没想好怎么写就拿平行时空对话替代了。今天补上,还是延续原来风格,顺着剧情走。

希望喜欢~







-------------------------------------------------------

 

第五次,陆之昂第五次请同事们出去吃饭没有叫上颜末。

 

她在办公室里摆好了姿势,等着陆之昂推门而进,可是一次都没等到。颜末有点小愤恨,偷摸地出来把陆之昂打印好的纸质稿浇上了拿铁,并没有恶作剧后的快感,反倒是把愤恨转成了忧郁。

 

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为什么请他们吃饭不请我吃?她趴在陆之昂的办公桌上,眯眼看着他不算整齐却有独特排列的桌面,幽幽怨怨地腹诽着,很是委屈。

 

“陆之昂,你就吃吧!看你吃成个大胖子我还喜不喜欢你!”

 

“喂,你干嘛呢?” 低沉的气音在耳边炸开,颜末后背的汗毛竖起来,她猛地起身,脑袋正撞上他的下颚,“嘶…”

 

陆之昂捂着下巴后退两步,“你怎么咋咋呼呼的?” 他刚刚明明看见她手机屏幕上的猪鼻孔就是自己无疑。

 

“你,你怎么回来了?” 是不是良心发现回来邀她一起吃饭了?想到这里,她萎靡地精神才算有些振奋,眨着星星眼看着陆之昂,等他说下面的话。

 

“额…” 他走到办公桌前,一摊子咖啡色的水渍正顺着桌沿往下流,认命地拿纸把水吸干,”回来拿手机。“ 黑色手机正在一堆废纸下跟他招手。

 

“噢。“ 

 

心里冒着的一丝丝小火苗也被他一句话熄的干净,颜末悄悄叹了口气,难不成还舔着脸问他能不能一起去?

 

见她未动,陆之昂抬起头看着她,不明所以,“你不舒服?脸色不好。” 颜末赶紧摸着自己的两颊,把下垂的嘴角往上拉了拉,“可能是晚上没休息好吧。”

 

“那正好乘中午没人你休息一下。” 他拿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递到她手里,一股还算熟悉的洗衣皂味冲到鼻腔,忽然就觉得有点酸酸的了。她抓过衣服抱在怀里,黑色的外套质地顺滑,冰凉地贴着肌肤,让人觉得有些发冷。

 

陆之昂拍拍她的肩膀,把手机塞在裤兜里准备下楼,步伐匆匆地好像后面有人在追他。

 

“陆之昂!” 颜末抢了一步,抱着他的衣服站在桌边喊着。他站定,不解地回头,眼里带着探寻。

 

“干嘛?”

 

“明天中午我请大家吃饭,你也一起来。” 

 

一个自认为大度的微笑,扯得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显了出来。她动作端庄娴静,像极了大领导的做派,也没给陆之昂回答的余地,转身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玻璃门边划在瓷砖上,带着颜末少许的怒气,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陆之昂愣在原点,颇有些手足无措。他想了会,摸着后脑勺踱到办公室门口,从玻璃里看到颜末那张有点忧郁的小脸。

 

她的脸很小,小到甚至远远看去只有一双眼睛在脸上扑闪。陆之昂叹了口气,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小姐。铃声很不适时的响起,那一头是餐馆嘈杂的喧闹声,还有同事的催促。他无奈,往办公室里又看了眼才悻悻离开。

 

 

 


颜末的闷气直到第二天中午还未散去,对陆之昂爱答不理的,送来的资料和文件也没有仔细翻看,只是坐在位置里发呆。陆之昂颇有些尴尬,看了眼拘谨等待的同事还是敲开了颜末办公室的门。

 

“颜总?” 他向外做了手势,让她看那些已经在门口等着的同事们。

 

“噢。“ 颜末如梦初醒,面上仍端着,“吃什么?”

 

她故作轻松,两颊好容易才展出一个笑容。高跟鞋打在大理石地上,从里到外都是生人勿进的感觉。

 

“您看您想吃什么。” 几个同事在身后跟着,并不敢越矩,中规中矩地回答她。

 

“去你们常去的那家吧。” 她瞥了眼陆之昂,见他没有反应,心里又有些不痛快起来。

 

还是他们前几天吃的馆子,只不过多了一个面色不善的大领导。混迹职场多年的同事最会察言观色,领导不开口自己就闷头吃,插科打诨一律免了。整顿饭下来,除了颜末泄愤似的吃了两碗外,其他人都食不知味,包括陆之昂。

 

咽下了最后一口汤,颜末明显觉得自己的情绪好了很多。把筷子放在餐桌上,很是满足的拿纸巾擦擦嘴,再抬头就看到一桌的人正看着她。有些尴尬,但仍礼貌的问道,“吃饱了吗?”

 

众人如捣蒜般点头,可桌上除了她爱吃的那几道菜之外基本没动。转头看着陆之昂,他摇摇头,抓起钱包往外面走,“我去买单,你们先上去吧。”

 

“说好我请客的。”

 

她跟着他出来,把手搭在他拿钱包的右手上。

 

“吃饱了吗?”

 

“吃饱了。” 

 

“我没吃饱。” 陆之昂拿出卡递给服务员。

 

“这么一大桌子菜你没吃饱?” 她有些不可置信,摸着自己已经微微鼓起的小肚子。

 

“你去问问他们,看谁吃饱了。”

 

“额…”偷偷地吐了吐舌头,的确——整张桌子里只有自己吃得最饱。她走在陆之昂身后,穿过弥漫着葱油酱醋的空气,憋足了一口气才出了饭馆大门。陆之昂回头,只觉得她的情绪似乎是恢复了不少,慢下步子和她并排走着。

 

午后的热气渐强,身上的油烟味沉淀在衣服里,颜末皱皱眉头,有点嫌弃。再凑到陆之昂边上使劲闻闻,闻到一样的菜味才勉强作罢。

 

“你属狗啊,这样闻?” 他扯过自己衣服,把她的脑袋移开。

 

“这么臭,我是说办公室怎么每天都有味道。咦……”

 

陆之昂被她犯傻的样子倒是逗乐了,笑了两声,学着她的样子闻了闻自己的领口——确实不怎么好闻。

 

“真恶心,我再也不下来吃饭了。“

 

“你不生气了?”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很怕又踩到了她的禁区。

 

“我…”脸上还是有些不高兴,欲言又止,“你为什么每次吃饭都不叫我?” 这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就算是她亲口拒绝他的邀请,都比他从不曾邀请她要好得多。女孩,总应该是被动的那一方。

 

“你今天吃饭开心吗?” 陆之昂知道她要问这个问题,低头看了眼她蓬蓬的头顶,没忍住抬手揉了揉。 

 

“一般,我吃的还行,他们应该都没吃饱吧。”

 

“不是没吃饱,是根本都没怎么动筷子。”

 

“为什么?” 她猛地抬头,把不解都写在了脸上。

 

“因为你是大领导,而且是个来历不明的领导。” 

 

“这是什么道理?”

 

“道理就是他们不敢试探你也不敢得罪你,都畏畏缩缩的放不开,所以——” 陆之昂顿了顿,拿食指戳了戳她的脑门,“这种饭吃的累不累?”

 

“累。”

 

“我以后还敢不敢邀请你一起聚餐?”

 

她避重就轻,抬脚踢开路边的石子,“可是我又不是凶神恶煞,凭什么你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我却不行?”

 

“你先告诉我你和老板的关系,我再告诉你原因。” 陆之昂抱肩,表情玩味儿,关于‘空降兵’的来历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颜末刮了他一眼,“你光想着他们跟我一起吃饭会不自在,怎么就不想着我会不会不开心。”  

 

她不想让自己成为被孤立的那个人,看着他绕过自己去和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一起。

 

陆之昂了然,刚刚打趣她的气焰顿无。确实,好像总是考虑别人的感受多一些,而颜末的感受——他似乎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喂…”伸过手去拍拍她的背,安抚着沮丧的情绪。

 

“你手拿开别碰我。”

 

“对不起,我以后每次聚餐都叫上你行不?”

 

“你不怕别人尴尬吃不好饭?” 撅起的小嘴可以挂上一个小油瓶,仍旧是闷闷不乐的,想要刺陆之昂两句。

 

“不怕不怕,您吃好最重要,别人都无所谓。”

 

“嗤——” 她忍住了好好跟陆之昂说话的欲望,“我还怕吃的身上全是菜味,臭死了。” 下一秒脚尖就往外踏了去,头也不回的把他晾在原地,嘴角却是止不住的上翘,居然有一种反击后的快感。

 

“颜末!”

 

没有回音。

 

 

再往后的几次,陆之昂仍旧没有叫她一起聚餐,不过总有两份菜和一份饭会提前备好,再出现在她的办公桌上。反正空气里也没有葱油酱醋的菜味儿,桌子底下的空气清新剂闪闪发光。





END


评论(38)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