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2+1 小剧场




颜末说陆之昂是散养的大型犬,陆之昂说自己是圈养的小山羊。傅小司呸了声,继续吃菜。

 

夫妻俩在餐桌上你一句我一句,劝着傅小司赶紧解决个人问题,顺便拿自己家庭和睦事业有成的“虚假”案例谎骗良家妇男赶紧踏进婚姻坟墓,这种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做法引得傅小司白眼直翻。

 

“其实吧,结婚也没想象中那么不好。”颜末接过陆之昂递过来的一盅黄米海参汤,尝了尝,意犹未尽,“你看我和陆之昂现在,和和美美的那是人人羡慕。”

 

“呵呵,羡慕羡慕。”陆之昂无奈的随口附和。

 

“我从来不管陆之昂的,他活得很自由。”

 

“自由自由。”

 

陆之昂跟傅小司碰了个杯,默默地把一听啤酒干完。

 

“陆之昂你少喝点!”捏着他的后腰肉一转,疼的一缩。

 

“她刚还说不管你的…”傅小司小声嘀咕,陆之昂瞪了他一眼,嘴边滋着花,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这是适当的拽拽绳子,你知道的,风筝会越走越远,我可得把绳子抓牢了!”

 

“您吃…”吃还堵不上你的嘴??陆之昂夹了块小排放在她碗里,却又被她丢出来,摆摆手,“我一向吃得少的,你别总给我夹菜!”

 

这佯装嗔怒的小脸弄得陆之昂啼笑皆非,转头望着傅小司,直摇脑袋,“傅小司,你看到了吧。女人就是麻烦,大麻烦!”

 

“麻烦?我看你倒挺乐意。”

 

“嘿——我好意提点你,你还给我拆台,是不是兄弟!”

 

刚刚夫妻俩一人一句的局面瞬间扭转成陆之昂傅小司一人一句打起嘴仗。颜末口里的一块小排没咽下去,看着俩大男人毫无顾忌的嘴炮,字里行间里总有点暧昧…

 

“陆之昂!”她手伸过去又在后腰肉上一扭,劲儿有点大,“你俩干嘛呢!当着你老婆的面。”

 

“我俩干啥你不知道啊?”陆之昂笑的一脸荡漾,指了指颜末脑门,知道这厮肯定又想歪了。

 

“我我…我才是你名正言顺明媒正娶的!”

 

”你知不知道有两个词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傅小司的筷子拿不稳,啪叽掉在地上,又滚了两转,”神经病,一个不够还来俩。“

 

颜末撅噘嘴,提起凳子走在陆之昂和傅小司中间,零点零一秒后凳脚与光滑的大理石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巨大声响发泄出自己的不满。

 

“你——坐到那边去。“

 

她推着陆之昂的肩膀,妄图把人加板凳一起推动。只可惜陆活佛的屁股和凳子严丝合缝的,连一毫米空隙都不留。

 

“颜末,你也对陆之昂太没有信心了。他,“ 傅小司顿了顿,慢条斯理的拈起根菜芯放在碗里,“很早就关注你了。”

 

“嗯?”

 

“傅小司,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陆之昂抓起手纸往他身上摔去,不安的咽了口水,眼神闪躲。

 

颜末歪着头打量陆之昂,明显是那不怀好意的狼外婆准备吃掉鲜嫩小羊羔的兴奋。她舔舔嘴唇,音色欢快,“陆之昂,你是不是早就暗恋我,所以才故意接近我,居然还欲拒还迎?“

 

“兵法上说这一招是‘欲擒故纵’。” 傅小司在一旁帮腔。

 

“我我我我…….” 陆之昂憋了半天,”我没有啊!”

 

“你有你有,不要否认!!”

 

抓起了颜末的兴奋点,刚刚那份和傅小司较劲的醋意全无,陆之昂整张脸都写着无奈,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压低声音。

 

”傅小司,我祝你早日踏入婚姻坟墓。“

 

”陆之昂,你说什么?“

 

“呃…婚姻殿堂!“

 

 


评论(2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