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将心向明月

【编辑框产物,短】









“为什么你要追着我跑?”

“因为你发光啊。”

一夜都在做梦,她梦到自己成了月亮,挂在天边,想和太阳并肩,却总与他错了一轮。这道光亮是寒冷中的一束火把,让她有了追逐的心,只不过发现那1.5053亿千米的距离不是一步可跨过的沟渠。

这是噩梦吗?她想了想,不是——这是老天在告诉她离陆之昂远一点,至少要比楼上楼下的距离远。

陆之昂的不咸不淡不解风情真是让她恨得牙痒,不再下去吃饭,也不去上课,反正只要有陆之昂出现的地方就不会有颜末的踪迹。

第一天有人还因为没人来蹭饭而感到开心,动手做了几个好菜,饭菜香顺着往楼上飘,能把人馋死,可她还是没下来。

第二天上课,占好的双人座至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手机拿起又放下,犹豫不决,短信还是没发出去。

第三天在电梯门口站了小十分钟,望着上下的电梯是否有在她那一层停留,想着装模作样的来次偶遇,把做好的饭菜和笔记一齐给她。当然——还是没有碰上。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陆之昂甚至都觉得她是不是从楼上搬走了,忙不迭的跑到阳台往上看,衣架上还晒着几件内衣,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怎么你还等着我上去找你?胆肥儿了啊……”

不是她胆肥,是陆之昂你胆小了。

第七天的人有些魂不守舍,他有丝丝担心,步伐的沉重拗不过脑袋里的思念,别扭的上楼,别扭的敲门,一切都是别扭的。

她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夹着一串日语,那欢快的语调真是刺耳,让他有种掉头走的冲动。可脚不听使唤地钉在原地,动了一探究竟的心思。他在和谁说话这么开心?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小声嘀咕着,把自己的主动示好和她没给出同等回报的“绝情”归结于心向了沟渠。

“有事?”

“我跟你打电话,你没接,我上来看看。有客人?”

我在心里已经跟你打了千百次电话了,你怎么不下来找我?

“是吗?我没顾上。”

陆之昂推门而进,目光扫过客厅再到厨房,看到一个穿工作服的男人蹲在厨房地上修东西,这次不是松口气,而是整块石头落地。

“你找什么?” 她不解。

“找你。”

“为什么。”

“因为你发光啊。”

谁说不是太阳在追着月光跑呢,1.5亿千米的沟渠让他来跨。





评论(2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