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鸳鸯配

 

上回说到巡抚糊涂嫁女,新娘子洞房花烛夜‘手刃’新夫立妻纲,却因胆小怕‘鬼’被人反将一军。

您接着往下看。

 

第三回 新娘子抄库房


只听陆少爷说道:“怎么办啊?一个办法——摇床!”话音刚落,他一手拽着紫檀花雕床死命的摇,床板间发出咯吱声响,吓得颜末又往床里挤了挤。

此时门外传来窃窃私语,似是女人的低笑又似小声呜咽。陆之昂看了眼缩成一团的人,又说道,“愣着干嘛,不是要驱鬼吗。床摇得越响,他们走的越快。”

“真的?”

“这还有假。”

小丫头畏畏缩缩,爬到床另一头,跟着他的节奏一齐摇起来。按说婚床很是结实,但也按不住俩人这般折腾,这声响怕是在院子里都能听得见。等了半柱香,门外黑影总算是没了声响。

“走了?”

“走了。”

“你府上真有鬼?”

“恩,好多长发女鬼。”

陆之昂摇累了,大摇大摆地躺在龙凤被上。世间哪有什么鬼怪,不过是府中做工的嬷嬷闹喜,听个墙角罢了,再把听到的传给老爷太太,算能讨个赏钱。这丫头倒是有趣,非说是有鬼,战战兢兢的模样甚是招人喜欢。

等会。招人喜欢?不不,这丫头抢了他那么多宝贝,应该是很讨厌才对。

“我以为你多厉害一角儿呢,没想到被三两只‘小鬼’吓得够呛,真损了您‘女英雄’的名号。”

他瞄了眼还坐在床尾的小人,挑了挑眉毛,实在很想逗她几句。没料到这人变脸也是真快,前一会儿还哆嗦,现在倒是端了态度,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时候不早了,我为夫君宽衣。”

说完,小丫头伸手来拽陆之昂的吉服,他一个鲤鱼打滚连忙起来。嘿——这又发了什么疯病?一会发狠,一会发傻,一会又发嗲的。真如了那戏文里唱的那句:“晴空万里雷鸣至,风雨交加月光来。”,用来形容这女人是再好不过了。

小丫头也不恼,兀自放下湛卢爬到陆之昂身边,抓着盘扣道,“夫君这是害羞了?刚刚摇床的劲头哪儿去了。”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依旧在他胸前摸索。

陆之昂头一遭被女人这样伺候,面上是红了一片,好在屋内光线昏暗,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觉得脸颊发烫,浑身不自在。按说他房里也有丫头,不过平日里也就在外屋伺候,哪能近的了身,更别说帮他宽个衣解个带了。

“我,我自己来。”

“夫君嫌弃我了?”

哟——这哀怨口怎么随倒随有。陆之昂撇嘴,他最受不了女人的胡搅蛮缠,干脆撒了手让她脱起来。眼见着吉服的衣扣尽被她解开,大红里衣露了半角,柔指扫过的地方弄得小少爷心里痒。

一入温柔乡,只望夜夜笙歌。呸,陆之昂在心里啐了口唾沫,脸别过去不看小丫头,可身子都苏了一半。

颜末抿嘴偷笑,手指在他腰间摸索,见人没什么反应,动作也大起来。这厮刚刚让她摇了那么久的床,肩头都麻了,这会子也要从他身上讨点东西。手一伸,果真在他口袋里摸到个荷包,小丫头没做声,准备着再把他里衣扣子都解了。

“诶,你手放哪儿呢?”

陆之昂赶紧抓住她的小手,拉离自己老远,再脱下去怕真是要‘坦诚’相见了!

“那什么,时辰也不早了,睡了。”说完掀起被子就滚了进去,也不管还穿着吉服的小娘子,自顾自地睡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字——热!

 

整夜都在做梦。梦里有个小丫头,她柔嫩的小手一件件脱下他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幸福,小丫头一抬头。妈呀,怎么是伙房的胖婶儿!这吓得陆之昂一激灵,连踢带踹地从梦里醒过来。

“外面来个人!”

“来了,爷您醒了。”

陆之昂伸了个懒腰,接过小厮送过来的马褂,眼睛都还没睁开就说道:“那什么,少奶奶呢?”

小厮捂着嘴偷笑,这才刚起床呢就找少奶奶,新婚夫妻可真是腻歪哟,他道:“少奶奶这会子应该在准备给老爷太太奉茶。”

陆之昂嗯了声便不再理会,闭着眼在腰间摸。嘿!我荷包呢?!突然就慌了神,昨晚还在身上的,怎么现在就没了?那里面可装着他库房钥匙呢!

等会…陆少爷灵光一闪,想到昨晚小丫头的主动示好,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坏了!他一拍脑门,踩着布鞋就往外冲。

“爷,您慢着点,先把鞋穿好喽!”

还穿啥鞋,库房都被人抄了!

果不其然,还未到后院库房,小丫头的笑声就传进耳朵里。人都说女子笑音如银铃,但这位却如同杠铃一般砸在他耳里。陆之昂急火攻心,三两步跑到库房口,一抬眼就望见他值钱的家当都堆在了圆桌上,还有丫头在一旁点数。

“你!”陆之昂大吼一声,震天响,颜末吓了一跳,扶着胸口回头看他,“你个泼妇!”

不对,他改了口又说道,“妖妇!”

还不对,嘶,该怎样骂她一顿才能解了心头恨?陆少爷鲜少有骂人的机会,只有被他爹当孙子骂的机会。哎,怎么就差了辈分了!

还在晃神的空档,颜末扭着腰就过来了,见陆之昂这幅样子倒也不恼,依旧勾着笑问道,“夫君这一大早的是怎么了?哪里不顺心了。”

哪里都不顺心!陆之昂先把脚塞进布鞋里,再抬头望着这丫头白嫩的小脸蛋,本想摆出气势,却不知怎的,想起昨晚她柔软小手划过自己的胸口…

“谁让你来的?”气势软了半截。

“夫君你呀,昨晚上不是说让我把嫁妆都搬进库房吗?”

不行,他一听见“夫君”这两个字就头晕,忙说道,“出去出去,以后你要是再敢进这间屋子我就打断你的腿!”

嘿,小丫头一听脸色就变了。敢恐吓她?这少爷是活腻歪了?!给点颜色就开了染坊。她捏着嗓子,也压不住心里窜出的小火,“陆之昂,你少在这里充大爷。”

终于是听到一声正常的称呼,陆少爷平静好多,可心里头还是疼不过,这一屋子的宝贝啊,怎么就被她给抄了!

“颜末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进这件屋子,就休了你!”

陆之昂瞥见小丫头不善的眼神,气势又软了半分,再说下去声音怕是都要咽进肚子里了。

“那敢情好,陆少爷现在就把休书给写了呀。”

没做声,长辫往脑后一甩,回头转身。

“别走啊!先把休书给我啊。”

灰头土脸的,丢死人了,陆之昂发怂。新婚第二天就嚷着要休书,这丫头有胆子要,他还没胆子写哩。只是心疼自己的宝贝,怕是都保不住咯。

 

“小姐,玉观音15座,鎏金边的就有10座,还有东珠坠,这成色和大小比咱们在珍宝坊买的那对强太多了,还有……”

丫头点了小百十样宝贝,集成册子给颜末送过去。她看了眼,只挑了唐三彩骆驼座,又说道:“其他的先放回原处吧,对了,湛卢也放进去。”

她可不想平白拿了他东西,一物换一物也不错。

 

陆之昂灰溜溜地回了前院,穿好新马褂就往别院走,颜末提着褂裙,金线绣的凤穿牡丹闪眼的很。她跑了两步,跟在陆之昂身后,活脱了一副小媳妇模样。陆家公婆在上座,眼瞧着新人过来,嘴巴都咧得合不拢。昨晚上就听说了,小两口干柴烈火地,腻歪得很。

“新人奉茶。”

七分满的茶盏送到颜末手上,她恭恭敬敬地接过,双手奉上,甜甜地唤一声:“爹娘。”

陆之昂在心里骂了声,这丫头可真能装啊!老太太睨了眼儿子,说道:“乖儿媳,肚皮可得给我们陆家争口气。”

“娘!”

“娘!”

一大早的说这些事做什么,颜末红了脸,陆之昂面色也不自然,羞死人了!天地良心,他俩昨晚啥都没做呀!

 


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明天或者后天更第四回。


评论(2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