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夫妇】鸳鸯配 第七回

抱歉很久了才更。

第七第八是给红红的 @scarlet 的生贺,加入了明宝CP(只是友情出场秀个恩爱)~

提前生快啦红红~


正文如下:



上回说到陆老爷辞官回家与陆之昂长谈一番,许了他陆军部的六品官职,也侧面敲击让他娶程家七娘为二房。小夫妻俩就着程七娘一事对圆房怀胎展开了深刻交流,颜末终于妥协。


您接着往下看



话说陆少爷穿着狮虎补褂,踩着黑缎草龙朝靴准备上马,却被颜末一把给拽下来。少奶奶指了指边上一辆鎏金马车,示意他滚到那边去。陆少爷摸了把鬃毛,恋恋不舍地窜进马车,嘴里还嘟囔着,“我可是武官呢,凭什么不让我骑马?”

“少奶奶是怕您吹了风!”

车夫是跟着陪嫁过来的,一心只与他家主子相齐,望着瞪眼睛的主子,只能回头跟姑爷打趣,算是缓了缓气氛。

“春儿,送了姑爷就回来,午间时候再跟着我去一趟陆军部。”

颜末揪着手帕挥了挥,这马是多少天没洗了,怪熏人的。陆之昂一听,忙掀了帘子探出头来,“你来干嘛?怎么,才半日不见就想看我了?”

“呸,少臭美。”

“那你来找我干嘛?”

陆少爷舔着脸,一手扯着帘布,一手搭着木板,半个身子头探在外面。颜末翻了个白眼,手帕捂住鼻子,闷闷道了两字:“送饭!”

语罢抬手拍了两下马背,黑马嘶了声,竟抬掌走起来,而陆少爷一个没留神,惯性冲着自己往后栽去,一声“哎呦喂”发出了地道的京味儿。

“姑爷,您抓牢了,这马性子烈。”

人揉了揉右肩,“跟你家小姐一个德行!”

春儿咧嘴笑着,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陆之昂心情大好,哼着曲把身上的补褂理了理。不错,是个当官的样儿。

 

 

陆军部的胡同口放着俩大石狮子,还未下车,陆之昂就瞅见大石狮子旁立着的几人。为首的他认得:陆军部秦侍郎,这位白胡子老先生近了六十还是个从二品武官,见着他爹都得一个劲儿的点头作揖,陆之昂看着都心疼。

老先生边上是他侄孙,人称京城第一刀的前仵作秦日月,这人他更熟,原因不过是有一回喝多了醉死在街头,最后差点被人当做尸体解剖了去…陆之昂打了个寒噤,仿佛有把冒着气儿的铁片都压上了脖子,真是喘不上气。

至于最边上的那位,说句实话,他还真不认识。但是看着人模人样的,必定不会是个小角。

春儿扶着陆之昂下了车,他忙对秦老先生恭恭敬敬地作揖,又对另外两位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老先生一副看破天机的样子说道,“我就知道你爹绝不甘心就这样整日在家无所事事,果不其然你就来了。”

陆之昂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心道,“怪不得都这把岁数了还只是个侍郎,说话也太直白了吧!”他也接不上话,只能转向另一位他并不认识的人,做出疑惑的样子。

“这位是…?”

“陆军部参议傅衍,小少爷别来无恙啊。”

别来无恙?他们见过?陆少爷两眼放空,企图在记忆里找到关于这个人的信息,不过啥也没有。

“你们认识?”

一直未说话的秦日月开腔,他可记得这位差点被他“解剖”的小少爷,心里一阵发虚。

“我觉得我们…可能不认识。”

傅衍干笑,只能说道,“在下与陆少奶奶是旧相识,成亲那日我也去了,不过在队伍末尾,陆少爷并未注意罢了。”

得…这又来一个和他家母老虎相熟的,他从前怎没觉得这丫头“人缘”如此之好?普天之下就恨不得没她不认识的,认识也就算了,还是这种有身份有脸面的,你说气人不气人?

陆之昂嗯了声算是知道了,掸掸袖子上的灰,扶着秦老先生就往大门里走,全然不顾后两位的脸色——一个已经“得罪”了他,一个即将得罪他…

 

 

 

巳时刚过,阵阵肉香就从后院里飘了出来,胖婶儿锅里炖着的鲜笋猪肚滋滋地滚着油花,另一边的瓦罐里吊着香菌鲜鸡汤,两股味儿算是把颜末也勾馋了,她扶着门框偷摸地进来,让胖婶儿先给她盛了一碗。

还未吃上两口,翠儿就进来,指着日头说,“小姐,这都快午时了,再不去陆军部姑爷就该饿死了。”

“他饿死了活该。”

刚说完,翠儿轻咳了声,颜末陡然回过神来——胖婶儿也在。她忙改口,“陆之昂可不能饿死了,我还不想当寡妇!”

胖婶儿挤着胖脸笑起来,拿食盒把鲜笋猪肚和鸡汤各装了份,又切了点米椒做成浇头,再裹了两层棉布当是保温了。翠儿接过来,使劲儿嗅了嗅,颜末打趣着说她一副小狗样子。

春儿早在外面等着了,见着颜末和翠儿进来,连忙把条凳拿下,恭敬地伸过胳膊让颜末借着力上车。还未拉下帘子,春儿支支吾吾地倒是把颜末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能沉声问是怎么,是不是姑爷在陆军部出事了。他摇摇头,半天只憋出了几个字:今儿在陆军部见着傅大公子了。

颜末噢了声,也不答。翠儿接下帘子,望着自家小姐一脸兴致阑珊当知是往事未放下。其实也不算往事,只是心头膈应的紧。

傅衍何许人也?大学士府的公子,傅小司同父异母的大哥。他自小熟读五经四书,算得上是天赋异禀,年纪稍大点跟着舅父跑天下,与颜末认识的那会他正做着瓷器生意,常年往返于河南江西一带。那一年他在景德镇收大雅斋做剩下的青瓷,拐角处见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正跟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争论着什么,他侧耳一听,那小丫头竟说这老头子卖的郎窑孔雀蓝瓷瓶是个赝品。老头子被她说的一愣一愣,差点就让人出来收拾了这个黄毛丫头,好在傅衍及时出手来了场“英雄救美”才算了事。就这样,两人有了联系。

想到这里,马车停了下来,颜末如梦初醒,拿帕子摸了摸脸,提着裙褂下了马车。她还未完全回神,府兵问她是何人时竟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好在翠儿机灵,道出了她家姑爷的名号才堵住了府兵的嘴,再拖着颜末进去已经过了午时了。

 

 

 

陆军部的后厨连着两间餐房,一间是给普通士兵的,另一间是给六品以上官员专用的。陆之昂刚好六品,也能享受一把特殊待遇。颜末到的时候,他还在主楼里跟着秦日月和傅衍熟悉业务,面前摊着几份士兵名册和一本军备设计图册。他也还不觉得饿,说个实话,这些东西他还是真的感兴趣。傅衍细细讲解着注意事项,还有往来的官员名单,他也没料到,这个“草包”小少爷居然还有认真的时候,也不过半天时间,那份名单上的人名已经背了大半,这怕是真的遇上对手了。

太阳过了正午中线,秦日月先待不住了,按不住性子的想往餐房冲,傅衍玩笑了句,“是不是弟妹又过来送饭了?”

这京城第一刀的“冷面”大人竟面色一红,含糊地嗯了一声,放下手中纸笔就想往外走去,陆之昂忙喊道,“秦兄,一起啊。我家奶奶今日也过来送饭。”说完还看了眼杵在一旁的傅衍。

眼看傅衍面不改色心不跳,陆之昂自觉地没趣了,或许这厮与颜末之间就是清清白白,而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三人一起出了主楼往餐房走去,还未到餐房,陆之昂就听到了颜末的笑声,还带着孩子咿呀呀地奶音。

哟,这谁家的娃娃?陆之昂凑近一点,从门缝里看见颜末正都着一个妇人怀里的小娃娃,那笑得是一脸爱意,他不禁都有些陷了进去。

小娃娃长得可爱,两岁上下,望着颜末涎水流了一身也不在意,抱着它的妇人也不过二十,脸还有些圆润,一看就是刚做完月子不久,腰身还是鼓鼓地。

“吃不吃呀~是要这个,还是这个?”

颜末把桌上的布偶一个一个的拿给它看,结果人家都不要,就指着颜末的脸,一个劲儿地说,“亲…亲!”

“姐姐,它说什么呀?”

“他要亲你哈哈。”

年轻妇人咯咯一笑,把娃娃抬起来往着颜末那边凑,颜末一把接了过来,按在怀里猛亲了几口。

“喜欢小孩子呀?自己生一个呀,乘着年轻。”

“这事儿哪有那么容易,又不是我想生就能生的。对了,宝儿姐姐——”

那唤做宝儿的年轻妇人应了声,可还未答话,餐房外就传来了陆之昂的声音,“我倒是挺想生,咱俩真是想到一处去了。”

 

 

TBC

第八回这两天就发,别慌张。

由于主角太少了,拉不动剧情,为了保持剧情的丰满,加入了一些新的角色,希望不要太出戏哦~笔芯


评论(4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