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一个算不上文评的文评】

这应该是个私心——送给最喜欢的燕画酱 @雨笠烟蓑 

 

燕画酱在前一个马甲上发说喜欢上旌奚后我急忙打开旌奚tag,一篇篇翻下去终于看到了一个貌似是燕画酱水准的文,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文看了一遍,又给其他小伙伴推荐了一遍。

 

毫无意外,我又被感动的一塌糊涂,配着【清平愿】躲在房间里哭的稀里哗啦。

很神奇的是,燕画酱的文字平和却能一点点的戳着人的心,明明不是苦黄连也能让我品着裹在糖衣下的涩味儿。

 

 

 

从《抱柱》开始才算看明白了这几篇的立意,一个完整的故事穿起了他们分开的那几年。

 

 

大概是一个浴血沙场,一个救死扶伤,各有各的职责,各有各的牵挂。

 


 

一份埋在乱世里的情谊,本就牵扯着诸多无奈,连见面都是奢求,那里谈得上“长相厮守”。若是这样,还不如他们都做一个胸怀大义的人,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几个字刻在心上,于是有了千里送药的故事。

 


 

家国大爱太难取舍了,也太沉重了,好在他们能在一切归于平静后归隐山林,带着小徒弟过上闲云野鹤的日子。

 

 

 


小徒弟的第三视角很好的诠释了林奚对萧平旌的这份感情。都道是身在此山中却不知此山高,”情“这个东西永远是别人看的比自己明白。小徒弟眼中的林奚会带着与气质不符的”俗艳“珠花,也会默默看着银锁合不上眼睛,他能体会到林奚对小哥哥的爱意,有些难以出口,但真的就梗在心头。

 




后来平旌重伤,林奚赶去军营,回来流泪道:我见到他了,我见到他了。

五个字重复了两遍,我仿佛真的看到林奚无力地靠在门边,一双杏眼里尽是泪水,先是三两滴,再是开了闸接连不断地滴在素裙上,她想去抹去,但真的抹不尽。

 




再后来,打了胜仗,他们终于能有机会一同归隐山林。门前五棵柳树,他问:我在这儿呢,你还要留谁?留一个放不下“天下”的人呀。




 

“在她面前,他始终是那个初见时莽撞的长林公子,只是多了眼中的浓情蜜意,多了满怀温柔缠绵。”




 

“而她要的,明明那么少。”

 



 

要的是他眼中的浓情,和怀里的温柔。





-FIN-

谢谢燕画酱

凌晨四五点终于把这篇文评(并不算文评啦写完啦,笔力有限,词不达意希望太太别嫌弃

笔芯

评论(1)

热度(45)

  1. 雨笠烟蓑惹规矩 转载了此文字
    收到我规矩的文评激动得不行((o(*゚▽゚*)o))) 和规矩相识于上一个CP,当往事如烟散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