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鸳鸯配番外】纸鸢

内含剧透?不对,是文透?......

有一丢丢悲情,慎点



正文:








 

大哥陆彦是壬子的腊月二十九去世的。

 

娘从未对我提及这从未谋面的大哥,以至于往后的几十年间我一直认为家中只有我与小弟两个小辈,但其实不尽然。直到娘临终前,才将她的一本回忆集录交于我手,翻开来看,仍旧是狼毫小楷。她说自己用不惯水笔,只托人从东北带回了几支关东辽毫,用了几十年。

 

 

这上面有时间的味道,娘在集录的扉页写道。

 

 

 

大哥出生那日天冷的很,马车外是皑皑白雪,一路从北平到河南,不只是山高路远,更是心惊胆战。娘缩在爹怀中,脸色发白,手脚冰冷,嘴巴还打着哆嗦。他把自己的大氅拿出来铺在垫子上,一手搂着她,一手把被子给她盖得严严实实。

 

就这样的一段路,走的颇有些狼狈,浩浩荡荡地一条马队,关于爹与娘的只有那小小的一间。

 

一座温水壶,几床棉被,再有两个大人,本不富裕的小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爹爹几乎未合眼,最多是半睡半醒,可手还扶在娘的额头上探着体温,时不时地她会浅哼两声,转个身再睡过去。

 

那日半夜,寒气逼人,马队还不停歇地往前赶路,车轴轱辘在寂夜中甚是清晰,长途颠簸更让人不得安宁。娘捂着肚子,陡然大喊了几声,身下的皮毛垫子上沾了些水渍,有丝丝腥味蔓延在车中。爹吓的一激灵,半搂起她,朝着外面喊道,“要生了,停车!”

 

那一头闻讯,先停了车子,连带着后面十几辆车一齐停下。从中间一辆车下来个人,踩着结泞的砂石子进了娘的马车。这人把爹赶了出去,只着单衣的人在阴冷的车外站了几个时辰,等着天蒙蒙亮时才听到一阵嘹亮的哭声迸发,和东方的旭日晨光一起蒙了他的眼睛。

 

 

值了值了

——这是爹很多年后告诉娘的。就算天再冷,日子再不顺,可那一刻他仍旧觉得不枉此生。

 

 

 

大哥长到三岁,一直跟着爹娘住在河南老家。这是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只在战后匆匆随着娘把爹的尸骨带去那里,还未停留一日就赶回了北平。所以,我甚至有些羡慕我大哥,至少在他仅有的四年记忆中,家不是充满着利权硝烟的名利场,而真正的是一个家。

 

娘在集录中写着,在老家的那三年多时间,她是最快乐的。他们住在一个三进的院子里,独门独户地不与爷爷家往来。晨起便给爹和大哥准备晨饭,吃完后,她就带着大哥去镇上的集市逛逛,隔段日子还能淘到些好货。不多时,院子里就被她买的物件给塞满了,爹爹也没有说什么,只安心坐在她买的板石茶桌上喝茶写字,两耳不闻窗外事。

 

爹还喜欢扎风筝,他画了几幅美人图——应该是照着娘的样子画的,纱纸贴合,扎在竹蔑上,再拿丝线一捆,倒还是像模像样。我能想象,在春日山花烂漫的时节,他们一齐牵着大哥的手奔跑着,眼看着纸鸢越飞越高,大哥就笑的越开心,而他们也在享受着当下来之不易的自由。

 

我孩童时代,从未看过爹扎过风筝,那个纸糊出来的玩物似乎随着大哥的离去而一同消失在大家的记忆中。

 

这是痛。

 

 

大哥是掉进护城河的冰窟窿里死的。

正好是他们回北平的第三天,大哥穿着红夹袄一头栽进了河里,谁也没看见他是怎样掉进去的,好好的一个人,再回来的时候只是一个冰人,一丝呼吸都没有。

 

在那之后的回忆集录出现了三页空白,白纸皱皱巴巴,依稀还能看得见淡褐色的水痕——娘应该是哭过了。这是一段不愿意再提及的往事,而她与爹之间也分开了近五年。

 

空白的记忆他们都不愿意多提,不过若是没能再在一起,这世上也不会有我与小弟。而我的印象中,爹总是一身灰色呢衣,黑色长靴,硬壳大檐帽拿在手中,看着我和小弟的时候,目光柔和,暖阳点在面颊,睫上的浅影重重,是带着笑的。他腰间系着一块鸳鸯佩,虽与呢衣格格不入,但总有种不同的味道。

 

娘会坐在屋里,手里摘着鲜蔬,她不像个居家的女人,因为妥帖的发丝和不染纤尘的中衣,和我在外面看着的那些富裕人家的女娃一般,干净纯澈。她望着院子中的我们,嘴边笑意满满,岁月好像在她身上停滞了,除了额边的几丝白发,我竟找不出一点时间的足迹。

 

战争充斥着我的整个童年,青年甚至中年,我跟着爹娘走南闯北躲避战火,再眼睁睁地看着鬓角微白的爹爹带着小弟从驻地开拔去前线。娘的眼角总是带着点泪花,望着南边,有时会痴笑,有时会发呆。她应该是在思念爹和小弟,也可能是在想着我那个从未谋面的大哥。

 

他们的日子简单,早没了原来那般轰轰烈烈,更多的只有平淡与乏味。可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能够原谅彼此,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相互扶持,汲取着人世间的温暖。家是火源,只要家还在,两颗心仍旧是热的,跳的,有活力的。

 

 

 

 

 

 

娘临终前,握着鸳鸯佩只说了三个字——报应啊。

 

 







其实一开始就想写一个稍微复杂点的故事,所以时代定在了一个很动荡的年代。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驾驭,所以只能先把故事的大纲先放上来,让大家品品。

大过年的不要打我!!


不收刀片

 

 


评论(3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