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三七说:“我的如意郎君须得我真心喜欢。”

赵吏陪过她六百年,终哀叹声:“我早该娶了你的。”

她只道,“我不嫁。”

心中有一人,他费了己一滴生泪,取了己两钱老泪,得了己三分苦泪,饮了己四杯悔泪,流了己五寸相思泪,收了己六盅病中泪,卷了己七尺别离泪,终带着八味伤心泪熬成一盏孟婆断情汤。

捧着这碗汤,这人行过黄泉,遥看百里曼殊沙华,情根深重于株草间。

黄泉庄废,方圆万里再无孟婆,手中断情汤水,忘的了一段情,却弥不了她为他倾尽所有煎熬一生的谊。




“三七,值得吗?”

“值得。”





花叶不相见,唯爱不灭,便是长生。







“我的如意郎君须得我真心喜欢”




“长生,你好香。”




——“三七,我都等你一千年了。”









《灵魂摆渡黄泉》三七x 长生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