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规矩

随时都在做梦的人…

【颜值】鸳鸯配 第十二回






一句“少奶奶有喜了”震得陆之昂脑内鸣音不散,胸中似万马平踏,握着颜末的手摸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他先笑了两声,又摆了摆手,再拍拍脑袋,直到确认了三遍后终于相信自己是真的快当爹了。当下欣喜不已,从榻上跳了起来,绕着屋子走三圈,扰的人头昏眼花。

“陆之昂,你别转,我头晕……”

陆夫人捂嘴笑个不停,迎了过来,暗暗揪了陆之昂一下,他一缩又弹回来,蹲在颜末身边,恨不得把眼珠子都搁在她肚子上。

“还未足三月,少奶奶有身孕的事情不许外传。”

夫人对着身后下人沉声道,一扭头又是个笑脸对着颜末,轻握着她的手,略微有些激动。陆之昂不解,为何这三月之后才能将他要当爹了的这个好消息公之于众?这么好的事情就该让所有人都得知道,藏着掖着是个什么意思?他歪着头打量陆夫人,倒是颜末先开了口。

“为何不足三月不能外传?”

“对孕妇不吉利,你啊就安心养着,天塌下来不是还有你相公顶着在嘛。”

陆之昂挺了挺胸脯,脑袋抬得高高的,被这样一说,更是觉得自己肩上担子重了。到了夜里,陆之昂好容易才送走陆夫人陆老爷,咯吱一关木门,转头就是一声欢呼,吓的颜末手里的汤匙都没握稳落在地上。

“陆之昂你别这么激动好不好,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嘿——我这开心还不行吗?”

他跑过去一屁股坐在床上,抬手就附在颜末还尚为平坦的小腹,明明还没有胎动,但就觉得里面有个小人正在跟他打着招呼,心下又是一阵狂喜道,“若是个女儿就好了,儿子也不赖。”

颜末拍掉他的爪子,虽然也是欢欣不已,但想及今日程七娘在府内,定是已经知道她怀有身孕,本不想外传的事情还是让外人知道了。陆之昂见她分神,把下巴送过去顶在她肩头,陡然增加的重量才让颜末回过神来,微微一侧头就是他的脸,这次倒是没有脸红,只有一脸嫌弃。

“你这什么表情,有了孩子就不要我了?”

陆少爷不开心了。

“少来,”她一耸肩把他脑袋耸下来,“今天程姑娘在呢,你都没什么表示吗?”

“她在我能有什么表示……”

奇了怪了,好好的说什么外人。

“她……不就是来讨好娘让她进陆家门的吗?”

“哼,就算她把我爹都收买了,我也不会娶她进门的。”

颜末点点头,靠着他身上渐睡去,可梦境中不知为何会梦见那日在灯会上的独腿老道,仍旧是那两句诗余音绕耳久久不散。不禁心慌,只能护住小腹,祈求这个孩子能平安来世便再无他求。见她睡时是眉头紧锁,陆之昂一手抚在她眉间,细细摩挲,想把紧蹙揉去,那一脸怜惜似望着至宝,别人都不能觊觎的那种。

 

 

 

                                                  

也不过几日,陆府少奶奶有孕的事情便是满城皆知了,至于是谁说出去的,陆家夫人心里没数,但是老爷与少爷还是有数的。府上渐渐多了许多前来祝贺的人,不敢赶也不敢接,弄得陆夫人一个头变两个大,直把这个泄露孕事之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个干净。刚骂完,一转身就看到程七娘拿着一挂榴开百子图站在那里,婷婷而立,很是可人。她福身,恭恭敬敬地样子才让陆夫人不悦的心情好了一点。

“夫人,这是陆军部的傅大人托我送来的榴开百子图,您看看。”

程七娘把画递了过去,陆夫人仔细地看了看直说不错不错。不过,这陆军部的傅大人是何许人也,怎么未曾听过?

她问道,“傅大人是……?”

“不过是我的一个朋友。”

陆之昂从后面过来,抓住陆夫人手里的话一卷,丢进程七娘的怀里,面色十分不悦,沉声道,“我与他也不熟识,就不收他的礼了。程姑娘回吧!”

程七娘收起画,指骨泛白,停了好一会才说,“夫人,那七娘先回去了。”

那灰头土脸忍气吞声的样子弄得陆夫人很是不好意思,刚想挽留却被陆之昂拉住,他摇摇头。

“娘,我先送程姑娘出去。”

语罢,也不管程七娘径直地就往外走去,步伐很快,七娘一阵小跑才勉强追上,直到陆府门口,陆之昂健步一顿,说道,“那日在陆府的外人不过是你与傅衍。”

他未往下说,等着程七娘接话,不过她未做声,只能继续道,“不足三月的孕事不宜外传你不知道?”

“七娘不知。”

嘴唇咬得发白,她挺直了背脊,直盯着陆之昂的眼睛道。

“那我陆府都不曾外传陆少奶奶怀有身孕,又怎会弄得满城皆知?”

“应是府中小厮说漏了嘴。”

陆之昂哼了一声。

“府中上下皆是一心,该保守的事情从未外泄。”

程七娘没有说话,眉宇间尽是忍色。陆之昂心下一软,觉得可能是话说的太重了,遂低了音调才说,“虽然不是什么很大不了的事情,但每日来拜会的人太多,颜末都没法好好休息。将心比心,程姑娘好之为之。”

他不喜欢动心眼的女人,看不惯也看不上。不管她的动机如何,若是让颜末受了苦他定是忍不了。今日一席话算是把他陆之昂与程七娘还有容安居划清了界限,他便是他,容安居的程七娘便是程七娘,再无瓜葛。

 

 



 

所谓伤情伤心,不过是让人死心罢了。豪门深深,她攀不起也附不上,中意之人心中无地,程七娘自始至终都是一人而已。她不觉自己做错什么,只是老天不算公平而已。

不过她有她要得到的东西,也不能如此放弃了。

拳头紧握,她望着陆府牌匾,深叹一口气,眼神不似柔和,渐渐凌厉。

——终有一日她会正大光明的进了陆府。

 

 



 

再说自从颜末身孕之后,陆之昂连着几日告假,陆老爷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亲自去后院把陆之昂拎出来丢上马车往陆军部去了。还未进门,秦日月先迎了上来,拉着他的袖子小声道,“陆兄,你可不知,我爷叔说可能你要被调去奉天了。”

陆之昂一惊忙问道,“为何调入奉天?”

“还不是盛京将军裁撤,奉天为省,事情多了自然要从京调人去了。”

“那你为何不去?”

陆之昂反问,满是不悦。

“我这不是拖家带口的嘛,孩子太小你要理解。”

“扯淡!”

——我难道不是拖家带口吗?!

“你若不讲实话,我现在就去问你爷叔。”

“诶诶,别去!”

秦日月连忙拽住他袖口,才说道,“是你爹让你去的,我偷听到了。”

陆之昂一口气上不来,缓过神来就气冲冲地往家走。

“诶,你才刚来呢!一会儿他们问起来我可不负责帮你。”

“随你。”

 





陆之昂梗着一口气直奔家门,门口小厮见出门不过三炷香的少爷又回来了颇是不解,但见他一脸愠色也不敢问。

刚入前院就见他爹端着鱼食喂鱼,瞥见他进来,撇下眼道,“都知道了吧,知道了就收拾东西去。”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你?”

陆老爷把问题又抛给了他,依旧没抬眼,盯着池里鱼道。

“颜末刚怀孕,府中事物又多,我走不开。”

“胡说!”

一把鱼食全抛入池塘里,鱼儿聚拢,大有跃水之势。

“你是我的儿子,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该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不要因为一个女人或者是一些身外之物耽误正事。”

陆之昂说不上话,他盯着他的眼睛,不懂为何有人的野心越来越大,已近藏不住。

“奉天改制,正是我们进入的好时机。这趟水我们若是不搅一下就可惜了,你可明白?”

不明白。

“颜末在家你放心就是,她肚子里是我们陆家的骨肉,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到她头上。没了后顾,你自然就该做正事了。”

这一番话让陆之昂找不到反驳的地方,他只应了一句“是”便不想言语。陆老爷拍拍他肩头,又道,“我会让傅衍和你一起同去,另外,你身边总还要有个照顾你的人,程姑娘如何?”

程七娘……陆之昂天灵盖一阵旋,摇摇头说,“我一个人便能照顾自己,不许要其他人。”

“容安居的程掌柜与盛京将军的夫人关系不错,我让你带着她自然有我的道理。”

“——是。”

隔了片刻,陆之昂才从喉咙管里发出一个音,没有任何感情。

 



 

 

“小姐呀!”

翠儿一阵大喊,陆之昂一回头便看到颜末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她何时来的?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陆之昂无心再想,忙跑过去一把将她抱起往后院去了。

 



“陆之昂,你答应我的若是不作数,我说的话也不会作数。”







TBC


一点点关于程七娘的解释:(

这个角色基本是延续了夏至未至里程七七的性格,心眼多有嫉妒心,但你说她很坏也不是,就是有时候不甘心得不到自己想得到的。

没有一个角色是完美的,她没有,颜末没有,陆之昂也没有。

希望没有OOC 太多,尽量去还原剧里的个性。

剧情狗血就狗血吧

想尽快完结

心有点寒要暖一暖了。



评论(28)

热度(169)